政务公开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政务公开
丽水金融简报2014年第9期总第47期
(发布日期:2014-10-29  责任编辑:市金融办)

丽水金融简报

2014年第9期

总第47

市政府金融办编                       2014年10月30日

                         

本期内容

 

1丽水市农金改出新招  金融人才下乡助三农

2、创新村级互助担保,架通银农合作渠道

——龙泉市、松阳县村级担保机构建设经验介绍

 

 

 

 

 

 

 

 

 

 

 

丽水市农金改出新招  金融人才下乡助三农

 

为进一步深化农村金融改革成果,加快培养复合型金融干部,促进金融与三农无缝对接,助推农村经济社会的发展。日前,由市委组织部与市政府金融办联合发文,开展金融机构业务骨干到乡镇(街道)挂职锻炼工作,同时这也是扎实开展第二批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推进金融创新示范乡镇(街道)试点工作的重要措施。

全市拟选派金融干部32名,选派对象为各银行保险机构市级分支机构副科级以上干部优秀年轻干部和县(市区)分支机构副科级以上干部挂职时间为1年,从2014年10月起,主要安排在金融创新示范乡镇(街道)及中心镇,担任乡镇(街道)副职或乡镇长(街道办事处主任) 助理等职务,协助乡镇(街道)主要领导分管金融工作,具体做好以下工作:

(一)宣传国家惠农富农强农政策,宣传涉农金融产品和服务,积极普及基础金融知识;

(二)协助开展农村金融改革试点金融创新示范乡镇(街道)试点等相关工作;

(三)了解掌握新型城镇化五水共治美丽乡村建设等农村金融基础设施建设的金融需求,做好项目融资银企对接工作,当好建设项目筹资融资决策参谋;

(四)协助做好所在乡镇(街道)各类贷款保险业务的对接,发挥连接当地政府企业农民与金融机构的沟通桥梁作用

 

 

创新村级互助担保,架通银农合作渠道

——龙泉市、松阳县村级担保机构建设经验介绍

 

统筹城乡发展,推进新农村的建设发展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离不开金融的支持和保障。一直以来,“三农”都是金融服务的薄弱领域,主要原因是:一方面由于农村各类资产处置、流转和变现难,导致农户缺少有效抵押物;另一方面由于农业的脆弱性,农户风险担负能力不足,难以寻找到可靠的担保方,贷款难、融资贵成为农村金融发展的制约。要破解“三农”融资担保难题,依托传统的商业金融模式是难以突破的,必须发展互助性和合作性金融,借助互助担保机构,为“三农”融资提供第三方担保,并建立有效的风险分散和责任共担机制,实现银行、农户的互利共赢。近来,我市在市县两级金融办的积极探索和大力推动下,村级互助担保机构建设取得积极成效。3月26日,我市首个村级担保合作社——龙泉市上镇花桥村惠农担保合作社正式成立,合作社由村民共同出资60万元组建而成,目前已为51户农民提供担保,担保金额408万元。9月4日,松阳县首个村级担保互助社——松阳县新兴镇上安村田园乡村惠农担保互助社正式成立挂牌,担保互助社为农户贷款提供担保服务,贷款利率较普通农户贷款下降30%以上。目前,该模式已成功在4个行政村复制和推广,预计年底前将扩展至12个行政村。村级担保机构的建设架通了银农合作渠道,有效地破解了“三农”融资难题。主要做法是:

一、设立贷款担保基金,多方共筹杠杆高

由村委会或者村经济合作社发起设立村级担保机构,金融办负责审批和监管,并在民政部门登记注册为民办非企业,解决机构身份合法化问题。村级担保机构设立农户贷款担保基金,由村经济合作社和农户入社资金、政府引导资金组成。村级担保机构为互助合作型组织,不以营利为目的,主要为社内成员贷款提供担保服务,担保金额最大可担保额度一般控制在村担保基金总额的5倍以内,最高不得超过10倍,以达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据测算:松阳县政府投入的600万元引导资金可以撬动村集体和农户入社担保基金3000万元,按照放大5至10倍计算,金融机构可以给农户增加贷款2-3亿元。

二、完善风险分散机制,责任共担风险小

对于担保贷款过程中的风险,村级担保机构建立了相应的风险分散机制。一是信用捆绑。村级担保互助合作社担保基金主要来自于社员的自筹资金,一旦发生社员贷款违约无法按时还款,担保基金就要为其代偿,违约的社员就背上了欠债于全体社员的包袱。通过全体社员的信用捆绑,有效降低了社员的道德风险、增强了他们的还款意愿。二是信息对称。村级担保组织审核小组,一般由具有公信力的村两委干部或村民代表担任,他们对村民(社员)的个人信用、资产状况、贷款需求及用途、抵抗风险能力比金融机构信息更对称,对村民各类资产的评估也更加准确,由村级担保组织在金融机构放贷之前对贷款对象进行审核把关,这就为防范道德风险和逆向选择提供了有力保障,有效降低了担保机构和金融机构的运营风险。三是责任追偿。对于逾期贷款,首先从担保基金中扣除,归还银行贷款;然后根据反担保协议,由村级担保机构对逾期贷款农户进行追偿,借助村规民约的软约束、互帮互助的区域亚文化优势和村集体资产便于内部流转的法律优势,更加有利于反担保资产处置变现,实现了“三权”抵押物可处置、可变现,真正盘活了农民手中的资产、资源。龙泉市、松阳县的村级担保互助社运作实践还表明,一旦社员发生贷款违约而发生代偿后,村级担保互助合作社在风险可控前提下,一般不采取立即直接清算社员的反担保资产,而是通过分期还款、山林农地转租、亲属或大户垫付等多种柔性手段方式化解不良资产,这种具有团结互助、共同契约精神的村规民约和亚文化恰恰弥补了市场、行政、法律手段的不足,在构建农村合作性政策性金融服务体系当中起到了关键性作用。四是政府补偿。松阳县政府还设立担保贷款风险补偿金,对金融机构发生的担保贷款风险损失给予适当补偿。在政府、村级担保机构、农户的共同推动下,实现了担保风险的分散和责任的共担,有效地降低了模式运作的风险。

三、促进银农合作,互利共赢受益广

村级担保机构与相关银行建立合作关系,在合作银行设立账户,存入担保基金。农户有资金需求时,首先向村级担保机构提出申请,并提供必要的反担保资产。村级担保机构审核通过后,与农户签订贷款反担保协议书,并提供同意担保的承诺书。合作银行根据同意书,为农户办理贷款手续,并给予贷款农户享受优惠的贷款利率。在银行、农户和村级担保机构的三方合作模式下,实现了互利共赢。一是降低了农户融资成本。如龙泉市农信社对惠农担保合作社提供的担保贷款实行最优惠利率,按同期同档次基准利率上浮20%执行,农户的贷款利率从目前9.4‰降到6‰,如果村民贷款是用于山林抚育,还可以享受林业贷款贴息3%,按10万元贷款额度计算,一年可以节省利息支出7080元。二是推动了农村经济的发展。农民以现有的山林、农房、农地作为反担保抵押物,既盘活了手中的资产、资源,又可以获取到银行的贷款,解决了生产资金不足问题,这就有效地调动了农民创业的积极性。从目前龙泉市和松阳县担保贷款使用情况看,主要是用于种植香榧、竹笋两用林、食用菌、茶叶,以及养殖山羊、田螺等,推动了地方农业主导产业的发展,真正体现了金融改革发展与地方经济发展的共推共荣和互利共赢的效益。三是提高了金融机构支农支小的积极性。有了村级担保机构的担保,有了相对高效便利的不良资产处置平台,银行的贷款收回有了保障,贷款安全性和稳定性高,提高了银行支农支小以及拓展业务、创新产品的积极性。从今年1-9月合作银行农信社贷款发放情况看,本外币贷款增速达20.5%,高于全市平均水平10.5个百分点;其中农户贷款余额达183.13亿元,比年初增加了35.32亿元,增速达23.9%。四是促进了村级担保机构的持续运营。村级担保互助合作社始终坚持“政府引导、市场运作、合作共赢”的运作模式,坚持以社员和金融机构为主体,实行风险共担、互利共赢,政府、村集体发挥引导和补充作用,促进了村级担保机构的持续运营。村级担保机构在提供担保服务的同时,根据担保额度收取一定比例的担保手续费,用于村级担保机构的运转和管理的费用支出,实现了村级担保机构的持续有效运营。

 

【打印】   【关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单位:丽水市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
技术支持:浙江万赛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1024×768 分辨率浏览本站